当前位置: 首页> 免费试用

过去这一年,Uber过得有多累?

发布时间:2020-01-06

Uber11月份在伦敦被“封杀”后,近日又遭法兰克福禁令。12月20日,德国法兰克福一家地方法院禁止Uber在德国提供服务。消息一出,U▒ber再度受到打击并引发了股价的不断下跌。

而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Uber在全球市Ⅺ场不断遭遇城市禁令、罚单和安全方面的公众质疑,这也让这家共享出行巨头遭遇到越来越大的挑战。

欧洲市场“围追堵截”

越临近2019年底,Uber的厄运越没有要种终止的迹象。

2019年11月,Uber由于安全隐患问题被⊕伦敦交通监管部门吊销了在伦敦运营的许可●证。尽管Uber计划就伦敦的决定向交通部提出上诉,但是在消息发出┈┉后,Uber的股价依旧下跌了┑1%以上。

伦敦交通局表示,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Uber平台的司机在未投保的情况下载客14,000次。另外一个问题,是被暂停服务的司机只要新建一个账户就能继续载客,伦敦交通局认为这样会“危及乘客安全”。

伦敦交通局执照、监管和收费主管海伦查普曼(Helen Chapma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安全是我们考虑的首要因素。虽然我们认为Uber已经有了改进,但我们不能接受Uber允许乘客与可能无照和无保险的司机共处于小型出租车内。这∞些问题的出现显然令人担忧,但卐更令人▲担忧的是,我们不能相信今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问题。”

伦敦是Uber在欧洲最大的市场,总计拥有45000名注册司机和350万名乘客用户,也是其在美国以外的主要收入来源。然而自伦敦交通局于20ↀ18年6月授予Uber牌照以来,尽管Uber解决了其中一些问题,但是依旧存在使乘客处于危⊙险之中的违规行为,因此交通局吊销了Uber在伦敦运营的许可。

早在2017年,伦敦交通局就首次吊销了Uber的许可证,表明了对该公司安全措〩施的担忧。在此次决定之后Э,Uber两次获得了在该市继续运营的临时许可证——第一次是2018年法官签发⿻的15个月缓期执行许可证,第二次是2019年9月份伦敦交通局签发的两个月许可证。

屋漏偏风连阴雨,在此次事件发生不久之后,Uber在欧洲市场再次遭遇℃重大挫折——德国市场被禁。

在德国,人们不能通过网约车平台乘坐第三方私家车出行,这个行业一直是出租车和租车公司的天下。对于营业司机而言,必须是拥有出租车司机执照的专业人士,而且司机想要获得牌照需要通过严格的考试和健康检查。

2017年初,欧盟就裁定Uber的代驾业务只能与专业的、有执照的租赁汽车(PHV)公司合作,因为这些公司的司机和汽车都拥有运输乘客所需的执照和许可。法兰克福法院的主审法官表示,“从乘客的角度来看,Uber提供了服务,就代表Uber是一个企业,ω这意味着Uber必须遵守有关客运的法律。”

德意志出租车公司也表示,请求立即临时执行禁令。届时,如果Uber没有做出整改,将不得不支付罚款。从每辆车250欧元起,如果屡次违规,这笔罚款将升至25万欧元。

除此之外,法院认定Uber违反德国法律的问题还包括:Uber在缺乏租赁许可证的情况下使用租来的۞车辆为用户提供客运服务;其用于提供驾驶服务的租赁司机在还未首先返回公司总部的情况下通过Uber应用程序接ю受工作;租赁司机在未事先收到新订单的情况下直接在应用程序中接单。这一举措违反了德国┎法律的Φ规定——私人租赁公司的司机如果︵在完成订单后没有下一个订单,就必须返回公司基地。

Uber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将评估法院的裁决,并决定下一步措施,▬以确保我们在德国的服务继续下去并』且与有执照的PHV运营商及其专业司机合作,我们致力于长期成为德国城市的真正合作伙伴。”

除了伦敦,Uber在欧└洲也受到了多国监管的“重点关照”。早些时候,Uber宣布彻底关停丹麦哥本哈根以及匈牙利的业务。同时在北美和南美市场,罚单、抗议和诉讼也接连不断。

2019年4月,Uber在阿根廷遭遇出租车司机集体抗议;5月,ì澳大利亚出租车司机和租赁司机对Uber发起集体诉讼;8月,哥伦比亚工商监督管理局对Uber开出了62.9万美元罚单,12月22日该部门再次要求Uber暂停在哥伦比亚的网约车业务;11月,美国新泽西州向Uber罚款6.49亿美元,要求该公司为网约车司机支付拖欠的▇█雇佣税。最后,2019年12月31日,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正式退出公司董事会。

安◆全隐患成Uber紧箍咒

|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教授本杰明•埃德尔曼在2019年9月就伦敦禁令一事曾指出:“Uber一直在押注,押宝自己在用户中的受欢迎程度,是否能迫使监管机构对其违法行为减轻监管。但随着Uber问题的恶化,监管方开始紧急限制⇔Uber并意识到加强监管的做是正确的。”

Uber长期以来一直因其安全措施而备受关注。但是一直到2019年12月初,Uber才发布了其首份安全报告。报≌告统计了从2∏017年到2018年间美国市场叫车服务过程中发生数千起司机和┛乘客遭受性侵犯甚至致人死亡的事件:Uber在美国的网约$车服务中收到3045起性侵报告,其中9人被杀;另外,共有58人死于交通事故。

该报告中同时表示,这些事件只占到2018年Uber在美国合计13亿次出行中的极小比例。但是外界对此并不这么认为,“我们认为长期以来,这家公司一直公司没有公开讨论这些问题,特别是那些与性暴力有关的问题。”相关法律人士对媒体表示。

Uber在报告中指出,性侵犯事件的۩๑几率不到0.0002%,而该公司平均每天的出行量超过了300万次。Uber还指出,在近一半的性侵犯案件中,平台司机也是受害者。

一般来说,商业司机,无论受聘于传统出租车行业或共享汽车公司,都面临着身体和性侵犯的高风险。根据美国职业安全和健康管理局的数据,虽然没有关于出租车司机∏性∫侵犯的整体数据,但是司机被谋杀的可能性是其他工人的20倍。而且对于共享汽车行业来说,女性司机的占比更高。

2016年,在纽约市只有1%的黄色出租车司机是女性,而全美Uber司机和Lyft女性司机占比分别为19%和30%,这就意味着她们可能更容易受到侵犯。

至少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一些城市已经制定了规章制度来帮助他们保持安全——比如防弹隔板来保护乘客和司机,或者监控摄像机来记录和阻止犯罪。但Uber和Lyft则很少推行这些措施,尽管Uber正在一些地方试の行音频和视频录制,以提供更好的安全保障。

Uber平台司机的职业分类也可能对他们的安全起到一定的限制。这些司机目前被归为个体承包商、合同工,而不是雇员,这意味着〆他们无法获得正常的商业赔偿,也无法组建工会来推动更安全的工作条件。美国加州一项定于2020年1月生效的法律可能会改变该州Uber司机的工作状况,尽管Uber和Lyft正极力反对这项法律的实施。

加州大学黑斯廷斯分校(Univers★ity λof California Hastings)的法学教授维娜•杜巴尔指出,“如果司机被视为员工,公司将有更δ大的义务创造Ⅲ一个安全的工灬作场所,他们将被强制要求报告这些事故,并采取措施保护司机的安全。与此同时,他们不仅要支付职工薪酬和医疗▲费用,而且还要承担创造安全工作场所的法律义务。”

不过,Uber的安全产品负责人Sachin Kansal认为,Uber已经推出了许多旨在提高驾驶员和乘客安全性的™功能,也为此做出了很多努力。这其中包括应用程序中的紧急按钮,允许司○机或骑手立即向911调度员发送有关骑行的信息。“当我们从产品的角度考虑安全问题时,我们考虑的是所有的用户,而不仅仅是乘客。”

无论如何,Uber安全报告中令人不安的问题仍在提醒人们,司机们在为共享出行平台开车时也在面临着真正的风险——被归类为合同工而非全职员工,这可能会让他们更容易受到伤害。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